望月怀远
发布时间:2015-09-25 17:11 阅读:21

日落黄昏,倦鸟归巢,夜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独居陋室,闲读“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诗人刘禹锡此番对旧日光景的感慨,觉得人事全非,恍如隔世,用王质烂柯的典故,表现了世态的变迁,以及回归后生疏而怅惘的心情和对逝去时光的缅怀。想想自己,到了知天命的年龄,皱纹悄悄的爬上了额头,双鬓染上了白发,如今多了伤感,恋起了怀旧。听一首老歌,想起了从前;看一部老电影,想起了过去;见到一幅旧照片,忆起了当年;见到家乡的来人,唠不完的家长里短,动情处长吁短叹。感悟人生,风霜雨雪,看来怀旧不单是一种温馨,也是一份苦涩的情结。

悠悠岁月,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平淡的生活,恬淡的季节、幽静的境地。身居闹市,心在深山,无数次想过逃离,寻一處休闲养生之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现在看来,也只能是一种奢望!如今,城镇化进程加快,城市越建越大,人口数量稠密,很多傳統的东西已經離我們遠去,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念农村田园式风格的恬静,越來越多的人已經不再擁有自己的獨立的生存空间,城市里一栋栋高樓大厦代替了獨門獨戶,進而陌生的鄰里關係也变成了常態。每天行走在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大街,耳旁伴随的是隆隆的城铁声,看到的是巨大的、高高耸立的广告牌,昼夜不息不知疲倦的霓虹灯。在这个四季分明但天空不够晴朗的城市,总觉得视线模糊,似乎看不清自己,也很难看透别人,每天流览着为了生计奔走忙碌的人们,似乎觉得自己在这座钢筋铁骨、楼宇纵横的空间里迷失了路,偶尔抬起头,滚滚人潮中,感到能力被淹没,觉得自己是何等的渺小⋯皇城根里、天子脚下,看着匆匆而来,又匆忙而去的人们,我会时不时的怀旧,而每当记忆的闸门悄悄打开,就象潺潺流水滋润着心田,心情也似乎变得清凉。

回想起背着书包赤脚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蹬着自行车穿行村庄里;回想起土坯垒起的课桌、泥凳,回想起欢声笑语的校园;回想起无拘无束的乡间童年生活,泥塘里雨后抓青蛙的淘气;回想起居住的屋顶长满蓬草时不时漏雨的茅草屋、院里的空地上栽种的蔬菜;回想起那质朴纯厚的乡亲,端着大碗面条蹲在屋前吃得很香的老人;回想起不宽铺满青石板的街道,两旁招牌久经风雨,字迹模糊的店铺,那小小的饭铺外搭着凉棚,垒在屋角的灶头上架着热气腾腾的诱人的大锅;常年的灶火熏得半面土墙一片油黑,渗透着古老和浓浓的生活气息。今日怀旧,是在寻找着什么,到底是什么,似乎很近却又漫无边际。是后悔年少盛时的鲁莽、检点初涉世尘的迷茫、回味首次成功时的喜悦、惦念各奔东西的战友同窗⋯真的很难厘清!

童年的记忆是美好的。懵懂的年纪,一起嬉戏,看蚂蚁搬家,掏鸟窝,捉迷藏;偷偷跑去洗澡,常常忘记回家,偷生产队地里的瓜果,胆怯害怕被抓,石头剪子布,输了的地上匍匐,记忆会开花,时时有牵挂。

学生时代是快乐的,是最让人怀念的。回忆就象醇绵的酒,时间越久越值得回味,让人无法忘怀。小学在临村,校舍很简陋,一群群农村妮、娃聚集在一起,很快熟络起来,那时的小学生活简单而快乐,日出半杆而出,日悬半杆而回,作业不多、压力不大,一张张开心的笑脸,如今想想,那时的快乐是如此的简单。

乡村生活是平淡的。童年、少年、青年,时光就在这份不知不觉中缓缓流淌着,岁月凝聚在到了髙考散场的那一刻,名落孙山,人生的苦涩和迷茫,那说不出浓浓的愁滋味迄今仍深深地扎根在心底。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种极其微妙的感觉仍时不时撩拨着记忆的心底,泛起一丝丝的涟漪。

戎马倥偬三十年,弹指一挥间。这些年,天南海北,东奔西跑,似乎忘记了一把年纪是什么意思。如今渐渐地稳定了下来,闲暇时发现自己的辈分在悄悄改变,怀旧的情绪在滋长。到了天命之年,不在幻想、少了奢望。浮躁的社会、現实的人,只想依心而行,走自己的路。

每逢佳节倍思亲。又到仲秋,望月怀远,秋白雁南飞,月是故乡明。“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愁思落谁家!”戎马生涯,圆缺几時休⋯

作者:上善若水

简介:不跟别人作对叫理智,不跟自己作对叫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