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光阴未眠
发布时间:2016-11-07 14:13 阅读:15

在漫长如水的光阴面前,不觉间把曾经明艳的笑脸与飞扬的弯眉掩藏在旧日浮欢的水底,往后偷得片刻宁静,闲言锁字的提及,短暂重温青涩却甜蜜的回忆,竟是在颠沛了大半生的回忆录里——

汉简帛书载言一段失落的文明,几片残竹,几行墨迹,串起了一条远古隋唐未曾被窥视的迢迢之路,客商们有迹可寻的歌谣茶香模糊了东西南北的源头,集镇商人们的吆喝声牵引出了互市的繁华,这条沟通贸易,传递佛法的茶马古道也叫做丝绸之路。

时光曾沿着悠远绵长的歌谣静止在了史册上讳莫如深的一页,或许朝代的兴衰更迭磨旧了青石板路,未想把人类最凄惨的挣扎一一昭示给后人,可仍于无意中把这古老的生息文化传承了下来。我在远隔千山万水的小镇,凭着史书和网页可否捡拾在匆匆人生行路中遗散的南北朝谢安的草书真迹?谢灵运的永安山水诗?彻夜不眠却不得通透。

其时山径红叶惹了相思,满目的萧索牵起了满心的忧伤,我在史籍与图册上圈圈点点,长吁短叹上古未曾绘留丝绸之路上的风物景观,而如今相机拍的小镇照片却似博物馆里的工笔画,细腻动人不似人间,这其中的对比将有所失实。这时的浮躁便难以在此情此景中沉淀下来,人情世故的冷漠也便挥之不去,我到底是欠了自己一场朝圣的邂逅,幸许在寂寞的苦修参禅行程中缘遇我的慈航,或者自悟自证心的菩提。

北方小镇的初冬阳光温文尔雅,不急不忙的绕过那不愿离去的一丝薄雾,轻轻地回眸,那一眼的相望,仿佛千年的生离死别也不过如此,从此便封存了原来的炽烈,淡淡的薄洒些许澄澈后的清光。前些日子,苍翠秾绿的瘦枝还似落未落暧昧的搭在树上,一厢情愿的牵着将要飘飞的黄叶,深秋的清冷将各种色彩都强调得更深沉,以显一生最后的辉煌。那抹浓郁就如卜卦占相的羊毫笔挥洒,高山流水一气呵成,你若想按照自己心思搬弄,便是无端失了本真。那卦,任是谁来解,也是招摇撞骗,意趣索然了。

那时,抚着老树的少年指尖硌过树干上被伤害的疤痕,哀伤的自言自语,“树怕伤皮,人怕伤心。”光阴嶙峋,消瘦了无由缘遇里无言又无期的故事,有意无意偶触树迹,总免不了要去琢磨彼此当年的心音,惦念温润干净的甜笑。那嘴角上扬的弧线堪比此时小镇太阳直射的纬度,温情恬淡而恰到好处。

光棍的快乐结了婚的男女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哼着山歌,趿着破鞋,满路摇晃,与日头作伴,跟寂寞相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优哉悠哉。 每个人对于生活有着各自的偏执,只是柴米油盐剂量多少不同烹调出了自己的个性,便也算是踏踏实实过日子了。

我们总是生活的庸碌者,磕磕绊绊未到灯烬油枯时始终不肯安生歇息。这座慢节奏的小镇远非史书描述的熠熠闪光,过目不忘,淳朴的民风民俗与可敬的勤劳善良,是轻扣在心尖上的千般情致。所幸,不论满身风雨抑或功成名就的在外游子,仍然清晰记得这里,粗茶淡饭,和谐相处,我想,最好的回赠不过纤尘不染的平和生活。

所幸,流年里依次都存了些照片,如今翻阅竟然鲜明的娓娓道来一段段刻骨铭心的难忘,那笑得无邪的童真,如今是怎样的让人怀念?那莞尔的回眸,分明有些际遇尚未圆满,结局便是不可说。我贪心的在流星划过的瞬间急急许愿,希望平安健康,心想事成,这样的话,我可以实现很多愿望吧。如果成真,我只愿一切如旧。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我终不过是平平常常的俗人,虽然回忆多于遥望,却深知岁月不居,天道酬勤。我从未敷衍,沧海拾珠般挑捡起生命里欢喜素净的风景,只言片语记在行年的纸张上,也算生命如风,风过留迹。

待到秋叶红透时,蓦然回首,原来,光阴未眠。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