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愿无期
发布时间:2016-11-10 13:06 阅读:34

一杯清茶,一炷心香,于清冷无喧的初冬寂寞里,素简夹衣,禅坐释卷,在辉煌的唐诗宋词中轻舞飞扬,在未老的元曲清韵中恣意神游。

一字斟酌,满怀纠结心事,惊艳了多少故事的悲欢离合。几阙参差,一世如花似玉,失落了千年的顾盼流芳。

深夜里,摇曳如影的烛焰孤独的伴着我,瘦尽的灯花下,我重复着舔指翻页,想着与诗词白头偕老,与文字举案齐眉的古代才女以情为韵,以笔为媒,把世间冷暖,人生坎坷,演绎为一段段让人喟然长叹的故事,就如一簇簇幽兰依次盛开在她们的笔墨里,合辙的韵脚,跳跃为宛转跌宕幽幽的韵曲,尽诉人间离合的情殇;错迭的语词,契合为春愁秋惘怏然的神色,沉淀为寂寞眼角的泪痕。

我依然演绎着属于自己的孤单,于断章的词句里参悟寻觅,记不清冷冷暖暖的曾经,挥不去淡彩浓脂的过往,在揉皱的稿纸上不断被涂抹勾画,空空落落的浮华,一如夜的幽灵,披着朦胧的月色黯然浮动,已不知扣响谁家的寂寞门扉?人生如戏,偌大的舞台上,我独自奉徽音,念韵白,一板一眼的流云水袖。将失散千年的角徵宫商羽调弄成迷离的唱段,在这台少有人观赏的戏中,倾情的于一颦一笑里诉说自己的曲终人叹。

如此,我尽力让每一份来之不易的缘遇弹奏在永垂不朽的曲谱里,每一次淋漓倾情于一段邂逅,都会坦坦荡荡的脱卸伪装而沉沦于本真。夜凉如水,与依次浮现的亲朋挚友随性的吐诉心语,海阔天高,不着边际,在轻缓长流的月辉烛晕下涂擦水墨,蜿蜒着望眼欲穿的思情,我似看到沉静的容颜下亦是清婉愁思,也似看到阳光的笑语中亦是痴诚憧憬,字里行间连载着牵牵绊绊的心事。幽香浮动,疏影婆娑,我小心将枯黄书卷上的皱纹熨平,心痛里追寻着褪色的墨迹,聆听着让人疼惜的文字,纠结的平平仄仄里,咀嚼情深似海的倾诉,我在断桥湖畔,沉醉不知归路。

奔波苦难寻经的旅途,把大漠流沙与长河落日涂抹素宣,穿越古典韵律的廊桥,把清颜如画的烟雨小镇凭负纸端,吟唱的是谁慷慨激昂的呐喊,斟酌的是谁蜚短流长的清欢。

寒霜十月,裹紧秋衣踏冷而行,步步谨慎的走过碎石桥,衰草径,腋夹一本残破的古书,斜着身子顶着冷风,撑一把苍老的骨竹黑布伞,急劲的疏雨夹着雪渣,沙沙作响的敲成令人惊悚的十面埋伏。在这凄然的雨季,缓缓归在山脚凸枝残叶,绿烬落红的孤独院落,攀附婉约词的骨架,蔓延为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雨色烟光,压着暮秋曲赋的韵脚,吟诵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的素景惨伤。

大千丹青图卷里,霓裳羽衣,鹅绒雪衫的女子在月白风清,烟台水榭里语笑嫣然,低眉敛黛。我倒觉得龚贤千岩万壑图要比古色素女蕴藏的禅机耐嚼一些,在文件夹里,我命名为“皈依自然”,珍藏在我穷悟如禅的烟雨幽梦里,水墨五色晕染万壑颜色。我将这丝丝入画的情感穿针引线在每个字里行间,视若珍宝的归纳于眉间心上,并时时刻刻穿越时空与古人对话,虔诚的聆听至如梵音的教诲。

背负如海的修行,我在世间蹒跚而行,压碎了半生过往温柔的幻景,在那迷津渡口望眼欲穿,终不能一苇渡之。翘首如石的期盼,竟没有换得一时欢颜,只等来无期的长叹,只盼来霜染两鬓,只望到衣带渐宽。也许,最后耄耋抚杖,我追寻的身似菩提,心若琉璃的自己,从庄周的南华经里走出,再牵手诗经的蒹葭中款款走出的清丽伊人,羽化为魏晋风骨与隋唐气息相融的敦煌一抹,回眸的瞬间,惊醒汉乐府礼春秋悱恻千言的传说。

甩脱俗尘,临摹平平仄仄的惊世长卷;安之若素,品嚼起伏跌宕的半阙离歌,谱奏了谁墨枯笔凸的红尘洗劫?

难寻心性相通的钟子期,而我的高山流水,驻足在哀伤翻腾的云端,耗尽了寂寞淡如月辉的热血,遥望宿命的愆缘,孓孓独立在诗书画印的寸壤。想来人海茫茫,结下求之不易的夙缘,恐要我洗尽繁华虔心修行一辈子。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