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发布时间:2016-11-18 13:15 阅读:48

我把入冬以来无奈孤清的寥寥数语装订进冬月的梅谱,用瘦硬的秃笔在枯黄的扉页点染了满枝的暗香疏影,于弦月孤洁的冷辉下沿着雪梅盛开的脉络,叩问烟尘羁客隔了一季满腹挠心的遣词。

品嚼乐府楚辞的风雅离骚,将心从先贤经典文化的长河里淘洗后,清点我曾恰逢其会略知一二的千年韵脚。在无人的月夜轻吟慢诵,到头不过是自抒自话的排遣解闷。栖息桑枝错落有致的雀鸟我清晰地记得它们排序,回首空落向天的凸枝依稀翘望雀鸟南飞的天空。心痛的别过了途中伤春叹秋的故事,我行了一路的山高水长,终于,在尘埃落定后,把伤痛抚了又抚,收敛不羁的心性,将心语用笔墨浸落在洁白素宣,尽诉一场我的人间跌宕。

霜冷晨寒时节,采撷下一片翠竹嫩叶,和着红枣煮去嫩芽新尖的寒意,让嶙峋的光阴交叠在釉碧的杯底。静静地盯着水汽缭绕浅绿如潭的香茗,轻啜一口,回味苦甜交加的轮回,沉淀下一叶叶浮世绘。我心想这积压在心头的清茗虽不如萦绕在江南春色的明前茶,却是颠簸行走里袖间不经心沾染的沧桑几瓣。随意的偶然,清煮抖落的一瓣,都是我韵体里遗忘的两行清泪。

捋一汪团团如盖的绵长思绪,纠纠结结的苦苦甜甜,当年熟透于心的乐府曲调哽在喉间,不忍再让唐诗宋词的千古忧伤如盐般腌渍我的心。关于追梦的记忆停留在我翻开诗经的第一节,平平仄仄填满了当时不过是寻常的思家返乡二三事。我在高深莫测的词汇前停驻不前,难以完完全全弄懂古诗词中蕴藏的涵义,前朝的人将半世的沧桑都锁进屈指可数的一撇一捺中,大多于艰辛无奈里委屈的活着,等真正解了这结,读到的是卷卷寂寞的苦涩与相思。而今这种迷惘与无奈,总是我文字里怅然若失的影子,我也终究免不了俗套的在字里行间书写我无尽的坎坷与忧伤。

重阳佳话在初冬过后被封印在了红叶飘舞的羊肠小路,寻古访迹遥约对视,在人们千年祭奠的青山深处。冷雾凝霜,冰冻了墓志铭上剩了半阙的小雅采薇。我站在青竹丛畔,与那个杳渺里与我谈笑风生的人隔墓相望,我记得我曾在梦中与他品茗海聊相携而游,听他让我继续他未完成的往后。

我把凉寂的心绪点成缭绕的烟岚荡荡悠悠的弹奏于青山之巅,把原本清纯的追寻裁成绚丽云霞织就的彩妆披在四野沟壑,把精纯至极的乐府韵歌谱成叮叮咚咚的山泉琮鸣。我攀附着古律的檐风,把朴拙的隶书编织成积年的绢帛,虔诚刻画在冬月的诗赋章回体里。“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总在读到此际戛然而止。窗外雨声不眠,湿透了不着调的离歌,和着我吟诵南唐后主的落魄清词,溃散成不连贯的断肠集。

掂量着花间词派的些许文字,依旧执著在繁文缛节中寻觅能尽诉我颠沛流离的文字,语调如冬月青竹,带了塞北的气息,却有莫名的缠绵悱恻与凄伤无奈,一字一句挑拾起声声唤过我的温馨最是难忘。我愿意独自沉醉于清寒无人的月夜,空空荡荡里飘来一句隐隐的问候,再与寂寞相拥而娓娓诉说冬月冷寂的思念。

捡拾冷冷清清的叠词,等一场姗姗来迟冬月的雪花飘舞,我整装待发,赴那峰回路转的茫茫无涯,徒步走完一季萧杀。

年年伤冬。我终于起笔,写下关于人生这些事。原想阳光些不单自己清爽,动笔后却偏离初衷,便任由文字兀自走下去。冬月的词牌,我信手填完。顿笔,已是寒月悄移中天。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