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里飘荡着如梅般的母爱
发布时间:2016-11-21 13:04 阅读:18

雾色朦胧,惨白的晨光里依稀几滴疏雨冷冷的悄然而落,似是要下雪的模样。奢想听琴寻访一株雪梅的清雅馨香。奢望拥炉无羁一场煮茶论道的天方夜谭。

若我宿缘命定,有福祉与亲友相扶相惜此生此世,那我潜心求佛允我倾己之爱,竭尽己力,无怨无悔于你们奉献这一世年华,或者,这一世,我愿默默沉寂用永世无爱换你们成佛。

曾恰逢其会想念是你冬日黄昏清瘦佝偻的身影在村边依树遥望,素发斜掠,轻雪飞扬,为我泊一湾天涯晚香,掬一捧山色烟光。慈声呢喃,轻唤儿子的离歌刺痛的是谁打马而过的似是竖子心伤?

我捧雪轻搓的二十八节指骨,一节一相思,昼夜无息,生生让我的母亲青丝雪染。辞赋民歌里归巢枝头的徘徊雀鸟低吟浅唱平平仄仄的半阙离歌,谱奏了落寞人间冬月诗经里的小雅采薇。雪花覆苍苔,虚妄了摇曳生姿彩灯石板路,炊烟射天狼,空度了半生年华徒嗟叹,我在老母无期的翘望中,愧疚里泪眼婆娑的回归终生的港湾,我在最后的牵肠挂肚里,踩着荒唐的韵脚背负了此生怅恨的十里长亭。两个人,一扇门,一生心疼。

你老疾新病纠缠的那些年,唯一不曾放下的就是望子成才,我韬光养晦的这些年,唯一心满意足的就是无尽的支持与关爱。我不曾浮浅于觥筹知己,不曾醉心于追寻奢靡,我知道那只是一场空欢喜,我也不愿意盛妆出席,陪醉陪笑,为求名利而妄言出生豪门。旦夕之间,那个捕风捉影的少年,一个恍惚,便两鬓染霜。冬雪几番,那个青春睿智的儿子,一个素梦,便莫名弯腰。雪落依旧,我注定只是乡邻故旧教子榜样里一段置若罔闻的讳莫如深。

痛失你,注定我在劫难逃,只好把撕心裂肺让雪花掩藏。老去的枝叶,终将这场磨难平息成馥郁净雅的花朵,留给心底那一抹馨香。原来我曾荒芜了一生一世的等待,只为一株雪梅的归期。你信手,便舀了那三千弱水的一瓢,精心浇灌了我枝壮叶茂,我动辄千年,悉心规划,却是一折虎头蛇尾的皮影戏。宛若梅影宛若雪朵,凭添我旧愁新念,几番离索。

听人说,母子连心,总在人生行路的沼泽泥泞里欣喜你的隐形灵力,而让我一次次奋力走出,几次想沉沦不起,却总在山高水低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博大的不舍。我瞒天过海,信以为真,以为清香馨远的梅花可以历久弥新,一如历来冬雪纷飞里总有银白的发丝依树而飘,

佛说,笑着面对不去埋怨,一生随缘。唉,悠然随心,随性而活,却是多么奢侈又遥远的事啊!俗人,注定牵绊终生的就是亏欠负疚。让一生改变的,也许是在百年后,那一季寒梅映雪的时间。但我仍愿力求诵经理佛,心若处子,坦诚若揭,成为红尘洗劫中不忘初心慈母眼中的孝子。

我在山穷水尽处埋赴一枝素颜纯洁的心花。来日方长,待期满之后,我拈拾一朵,虔诚沐手插在你孤寂的坟头,选择离你最近的地方,清心寡欲的归隐于时过境迁隔世处。卧山听雪,隐姓埋名。从此不再让你昏鸦归巢时拄扙蹚雪,依树而望,孤独惆怅!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