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共你明月沧海
发布时间:2016-12-08 10:51 阅读:17

一汀烟雨,松针碧翠。剪一帧清秋,挽一帘幽梦,折一卷明月,存一段相知。只道是,叶落挥手,自此别后,又有谁,共你沧海相携,一醉经年?

偶然里,奔波于沧海桑田间的我与你相逢在人海茫茫,如同一场流星的相吻,总有一些火花迸溅而融为一体,却最终化为一场无疾而终的邂逅,短短的在那个特定时空凝华成一段美丽。我一直在心底有化不掉的凄切,或许,你却再不能体会,与你擦了身,或许,再不相携。或许,直到末世,都会墨守成规的坚守着这份凝结的思绪,背负隐痛而孤独终老。

我心绪纷飞,在苍黄的纸张上倾诉我孤清的故事,任由荒芜一片片蔓延开来,让无际的空洞吞噬原本满满快乐憧憬的心房。我百般精雕细琢的文字,也许你不愿懂,只因,这个中情怀,你终究以一位打个招呼的路人眼光来对待,心里说不过偶遇尔尔。我却仍痴心妄想你若看见,定会动容,也会想起有这样一个质朴善良的缘遇者,素手执笔,浓墨诉情,字字句句,把牵挂和祝愿绘成一幅幅醉人的水墨云烟图!

他们说我何等清高,一向孤傲。其实,我只是在坚持着自己的信仰,沿着自己个性的小路蜿蜒而行。而今,我放下一切,素颜以待,彻底回省了昨天的坚持,却发现,这场赌局,我赔进了我全部的骄傲和自信,我已是败兵,丢盔弃甲,惨不忍睹。

梦里幻境——驰骋高歌,呢喃呼应,携手陶醉,忘形所以。而今,我亲手摇醒我的梦,极想这幻境沿着我的回味拓伸而继续。只是醒后,寂寞如斯,难再安眠,一枕黄粱已破,而这笨拙孤寂的痴心妄想,残酷中苍白了我的牵念。

翻阅中纠结着那些文字,听人说,毕竟,我们缘遇的这些年,是为了让我们可以继续尚未开始的那些年,也许无形里会潜移默化许多许多。我知道,无论如何,地久天长,你仍能心态释然,容颜静好。而我深谙,剧目开始,你我煞有其事饰演着相携共苦的缘遇戏码,戛然而止。故此事了,你我将分道扬镳,难再同台。

其实,不单是物质名利,还有境界修为,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穷人。吝啬的抱着我臆想多于实际的回忆,常常沉沦于脱离现实的梦幻中。看着你扬眉淡笑的奢侈挥霍着那些曾经的刻骨铭心,我总是心痛的站在一边,无声的纠结和酸楚。然后,一厢情愿的对自己说,那里也有关于我的记忆,至少你会记得我且不等同于其他,就这样自欺欺人,落寞的聊渡此生。

你看,我执著的这些年,你年华正好,际遇无限,祥和平安,风轻云淡。

那晚明月,澄澈如洗,在圆满过季之后,仍深情痴诚的淹没了一城黧黑,如清亮温柔的眸光,彻夜不灭,惊艳了这纯净之遇,那柔情似水的温馨月辉让夜风也温暖了许多。

谁曾料,时间、距离这亘古如一的魔法,竟成了你我逾越不了的楚河汉界,太平盛世,半里之外众生繁华;坎坷旅途,咫尺之间你我落寞。原来活着的惬意并非这盛世繁华所能随意抉择,而这视力目极喧嚣背后那颗悸动的心总在被撕扯的隐隐作痛。

其实,情感不单是我爱,我恨,也不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别牵挂。没有缘遇到的人永远不能体会。不一定非要爱得至死不渝,不一定非要分得轰轰烈烈,有时,不合适,就是散了。简单离开,给彼此一个宽余的空间,幸许那份初遇的心动和纯真倒会伴随一辈子。这堂皇的说词我只是说给白天的自己和对面的看客,而真正的疼也许黑夜或者梦中才会叫出声。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茫茫人世里总会有这样一个人,或许跋山涉水,远走天涯,遍求不见,可他定是前世修来可以承接你一世欢喜,一生寂凉的佛陀,然而就是迟迟不现抑或匆匆而过。

佛说,随缘吧!

这么多年,奔走不息,历了千重关卡,看了万般风景,却始终与我倾盖如故的地方天涯海角,杳然如梦。如同,银屏上翩然回眸的佩剑侠客,烟霞如幻中似是带我回到了最美的曾经。原来竟是为了明天又明天的笑脸,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追忆我以前的零零碎碎了,而这梦幻的美好竟然把我掩藏的那份思念与情愫生生推向了酸涩的痛楚与无期。

我伏在染了色的画毡上,涂着我在水一方的蒹葭苍苍,这么多年,窗外行人神色匆匆,语声喧哗,却始终迟了那么一个人,与我履约而来,心无芥蒂,相对而坐,清茶浅酌,一笑泯恩仇。

还是明月如洗的晚上,独行踽踽的我摘一颗最亮的星星寄给你,只愿它在你寂寞彷徨的黑夜点燃你的心灯!

此后,谁与你明月沧海?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