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发布时间:2017-04-10 13:15 阅读:51

在大家眼中,军哥是不倒的钢铁侠,是不眠的猫头鹰,是生活的万能钥匙,是男人羡慕的投行男,是女人倾心的温柔硬汉。他永远充满力量,笑意从容。他的人生起伏跌宕,就是一部浓缩的电视剧,喜悲交替,苦乐参半,经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他仍然步履稳实,心性坚定,看得出要执着的走向自己不与人言的那个境界。

军哥的妻子十年前因琐事想不通而自行终结了年纪轻轻的生命,这事给了他严酷的打击,女儿也自母亲逝世而外出十年了无讯息。三年后父亲又病逝于自己外出的孤独里。但军哥看不出亲人死别生离带给他的任何憔悴,仍然简简单单的活着,活的坚毅而阳光。

每逢朋友们无意提及妻子与女儿的事,他都会冷冷地起身离去,或者沉默着一个劲抽烟,再悉数吐出浓浓的烟雾。那种不说话的尴尬,明明告诉人们他内心的伤痛是多么无以名状,谁还这么忍心撕开不愿示人的伤疤?

军哥最喜欢说的段子,就是他曾经外出承揽小工程的故事。怎么怎么动用关系承包工程,怎么怎么定计分期讨薪,一个工程一个故事,一个故事一个演技,听起来都有不同的感触和收获。他们的团队都是本乡的青年,期间大老板欣赏他的聪敏和灵巧,同事们佩服他的能力和信誉,几年来不单自己过的风生水起,学会了多种技艺,还带动了同乡挣了些钱。他怕欠人钱,也怕欠人情,常常连自己的工资垫进工程或者预支给工人,至始至终保持着一份公允和清廉。这很难得,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里。当然,关于他情感的故事版本实在太多,他一直讳莫如深,朋友却讲得惟妙惟肖,虐死过对面一排单身狗,但他们依然爱听。

最近几年,由于他信任的外甥在新疆承包了些工程,自己干不了,就恳求他并还恳求带些人给他帮忙。结果几年下来自己一分也没拿上,还替外甥还了一些工人欠账。这事他从未曾给儿子媳妇说过,内中情由今年春节才从与他要好的两个朋友口中得知了详情,朋友们也替它抱不平,说外甥有欠良心……

人生走的最急的永远是最美的风景,最值得人感慨的永远是一个年轻生命的悄然离世。当儿子突然为我描述军哥仰卧在床,不幸煤烟中毒,房门锁着开不了时,我预感到了可怕,迅速找出了备用钥匙。面对抽搐着口吐白沫的军哥,面对声嘶力竭,手足无措的侄子和儿子,我没有时间哭,只是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叫车叫人,急急的送往天水。当朋友们半路劝着返回时,当朋友们问着需要帮忙不,我没有哭,也没有返回,只是狠狠地说了一句,继续往医院送,即使花尽所有……

一次,我们坐在院子看夕阳时,妻子问军哥的孙子,想爷爷吗?

孩子拼命地点头,清亮的眼眶里满是泪花,稚嫩的小手摇着奶奶问:“爷爷咋不来看我呢?”

侄子躲开孙子期待的目光看着模糊的夕阳,伤感地说:“其实我比你更想他。”

低沉颤动的音调带着说不出的酸楚和心痛,字字透入心肺。说完这句话,我们都流泪了,侄子却抬起头,强忍着不落泪。一个不落泪的男人,在那一刻的感性,是最温柔的铁血柔情。

那晚的夕阳格外美,我们却无心看风景,只想陪着孙子和侄子一起伤感,一起回忆,一起思念,一起振作……

不流泪,不代表我们不懂悲伤,每一个感情宣泄的片刻,我们只想把孤独和脆弱隐藏。不流泪,不是我们铁石心肠,在每一个数着与你一起的时刻,内心早已是一片海洋。

也许,我们都有醉酒后想见面的人,都有泪流满面时想拨通的电话,都有思念却无法触及的人,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越来越会掩饰,也必须越来越会掩饰,也许,这是一种成长,一种必然的成长,也是一种无奈,一种无法逃避的无奈。

那些被巧妙掩饰的孤独片刻,那个被精致隐藏的柔软灵魂,那些实在掩饰不了躲到旮旯掩面抽泣的心伤,那些相处中曾经的碰撞如今带来的愧疚,期待远方会有一个精灵停下来,替我收藏。在没有遇见这个精灵之前,我们只能大步流星地行走,我们只能像个勇者一样。

每个人的坚强都像柔软的茧。究竟什么样的坚强最能打动人心?或许就是那些忍着不肯流下眼泪的瞬间吧,我们捂着伤口,笑着说无所谓,但那悲伤却早已蔓延到我们的心口。


作者:明轩丝语

简介:携一缕春风,采一片春光,把春天的花冠,戴在田野的秀发上。撒一串笑声,踏一径轻露,把春天的寓言,写在田野的衣襟上,让春天的故事,永远在我们心底流淌。是谁在那连成一片的蓝色上,画了一条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