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之心
发布时间:2017-01-27 22:27 阅读:204

从前,有个姓尧的排古佬是洪江人,56岁了, 到他这代是三代人以放排为业。德山码头附近有个姓康的老头68岁了,和排古佬是世交,感情融合到比亲人还亲,没有什么你我之分。

有一年春季,尧排古放排到德山,落脚在康老头家。晚上 康尧宾主二人饮酒正酣,康老头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招待朋友有些不足,怠慢了朋友。朋友相聚一碗酒。俗话说得好,“怪酒不怪菜”。长期以来招待朋友一至都是用自己酿造纯米酒,有些小家子气。他打听到常德城里有一种好酒,叫“千日酒”,酒鬼刘伶就是这酒醉死了三年,下决心到城里去找找。他就带着三分醉意对尧排古很诚恳地说道;“老弟啊,这回就不再多说了。下次你来我们再弄餐好酒吃”。尧排古这时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几代人都麻烦康大哥,一至没有给大哥送上一件像样的礼物,实在很惭愧,也趁着酒性说道;“大哥,下次来我要给你送件好‘土货’【棺材】,报答大哥对小弟多年照顾的恩情”。

第二年三伏天,湘西干旱了一个多月了,沅水干枯快要见底了。尧排古放着一扎中排【一百多个立方】,带着一具刚做的新棺材。在沅水上走了七天,傍晚才来到德山。他将木排下了缆,就找人把棺材抬到康大哥家里。

康大哥一家很早就吃了夜饭。见尧排古来了,又叫儿媳们赶紧做饭。时间不早了,没有多的好菜,杀了一只鸡,叫大儿子去肉铺看看还有肉卖不。尧排古笑着说道;“大哥不要忙了,我出门那天早上就买了五斤肉放进棺材里,现在拿出来正好下酒”。康大哥一听,心里有些猜疑心想;这天气的肉,朝是黄金暮是粪,闭在棺材七天的肉早就化成血水了。事到如此,也只好看看。打开棺材盖,把肉提出来先闻了闻,令人吃惊的是,猪肉没有一点异味,再拿到灯下一看,连颜色都没有变。康大哥这才知道这具棺材的珍贵和价值。

开席的时候,康大哥先斟一杯自家的米酒,边吃边聊。吃到一半时才取出特意准备的好酒,用三两的杯子倒满两杯,一人一杯。康大哥很自豪地说道;“这酒要慢慢的喝,喝快了就很容易醉,醉了就非同一般。这酒叫‘千日酒’,以前的刘伶就是喝这酒醉死了三年 ”。尧排古没听说过更没喝过,根本不相信。心里在想;这酒很远都能闻到浓香,肯定是很贵的。再贵也不能这样的小气,就这么一口。心里有点不畅快。快要吃饱的时候,端起杯子,脖子一仰,一口清了。康大哥见了,忙说;“不好啊,你肯定要大醉一场的”。还没等放碗筷,尧排古就醉倒在桌下了。

一天中午, 尧排古酒醒了,见康大哥在家闲坐 ,就满脸笑容和康大哥说醉酒的感受。康大哥和他聊了一会儿,就叫大儿子取出账本,要和尧排古算卖木材的帐。尧排古觉得很纳闷,说道;“我才醉一天,你就把我的木材全卖了,有这么快吗”?康大哥微微一笑,

说道;“你先清点账目吧”。尧排古仔细一看账目,不但没错没少,还多了不少钱。康大哥这时候笑得几乎要背气,说道;“你啊,已经醉了一个月了”。

尧排古听了哈哈大笑了。他也明白了,康大哥的情谊也是用金钱很难估价的。人与人之间的情只能用心交换。

年12月28日搜集整理

讲述;张林前 58岁 农民

·搜集地点;七甲溪

流传;沅陵、桃源


作者:蒁尨者

简介:秋来风起叶落黄,暗悲人惆怅。星稀月朗孤凄夜,倚窗西楼思绪长。孤雁栖丘荒,鸳鸯不成双。问情根,几多深,牵牵挂挂形影分。叹无期,思念君,泪珠淋。天涯路,咫尺心。虚虚实实各慰魂。昨日梦,永世真。郎恋伊人空遺恨